手機網
微信

人物 | 捐巨資助徐錫麟反清救國的富商許仲卿

2020年8月3日 12:21來源:蕭山網-蕭山日報

  許克丞(1887-1921),字仲卿,瓜瀝鎮黨山村人。許仲卿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作為富商的父親特聘東浦秀才曹欽熙為許的塾師和業師,讓許仲卿懂得了為人之道經商之道。1900年許仲卿考入紹興府學堂,師從經學和算學教師徐錫麟。在徐錫麟的教育下,許仲卿有了初步的反清救國思想。1903年許仲卿赴日本早稻田大學就讀政治經濟科,1906年畢業。在日期間,結識了一批反清革命志士,開闊了視野,堅定了理想。回國后,幫助徐錫麟辦大通學堂,購買槍支,為浙江的辛亥革命培養了一批骨干。1905年秋,出資5萬元為徐錫麟買官,幫助徐打入清廷。徐錫麟起義失敗后,被扣押并沒收財產。1921年,許仲卿因病醫治無效而亡,時年35歲。

  受徐錫麟啟蒙反清

  徐錫麟是許仲卿的恩師。

  作為黨山富商,進士出身的許笈云特聘紹興東浦的秀才曹欽熙為黨山許氏塾館的塾師和許仲卿的業師。曹欽熙不僅教許仲卿文化知識、為人之道,還為他講授誠信為本的經商之道,這對許仲卿成年后在黨山以及紹興開設典當、銀樓大有裨益,兩人也結下了深厚的師生情誼。

  而曹欽熙(1862-1908)與徐錫麟同是東浦人,自幼為友,情同兄弟,而且志同道合,無心仕途,立志教書育人。在曹欽熙的教導下,許仲卿以優異成績考入紹興府學堂。不久,徐錫麟被聘任為紹興府學堂經學和算學教師。徐錫麟把“西學”與“國學”教學互為引證,還聯系實際與學生一起實地丈量,把算學與軍事、經濟、政治緊密聯系起來;繪制“紹興府圖”,自制地球儀;在增設體操課后,利用課時帶領學生進行軍事野營;講述帝國主義不斷侵吞中國領土的事實,教育學生不能當亡國奴,要挽狂瀾于既倒。徐錫麟的授課使許仲卿眼界大開,深受教育,內心十分崇敬徐錫麟。

  在恩師的幫助下,許仲卿于1903年遠渡重洋,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系。當時的日本發展較快,僅浙江省就有百余位青年留學日本,青年學子成立了浙江同鄉會,創辦了月刊《浙江潮》,刊登《共產黨宣言》等革命言論。留學期間,許仲卿對外國侵略者的入侵、清廷的喪權辱國十分氣憤,目睹中國留學生反清示威游行、組織義勇軍驅趕入侵者的種種愛國行動,內心十分激動和欽佩。

  同年春天,日本大阪舉行國際博覽會。在紹興府學堂任教的徐錫麟告假后,與同校日籍教師平和深造來到日本,參觀了大阪國際博覽會,感觸很深。徐錫麟認識到,若中國要富強,必須學習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科學技術,萌發了立志教育、培養人才、拯救中國的理想。在日期間,徐錫麟多次到早稻田大學與許仲卿會面、談心,增進了師生情誼,也使許仲卿結識了一批反清革命志士,擴大了視野,堅定了理想。

  徐錫麟與許仲卿同是邑中富商望族,又有師生之誼。徐錫麟對許仲卿甚為推崇,有難事總喜與許仲卿商量;許仲卿匡扶正義,為人慷慨,有俠義之心,對徐錫麟胸懷反清雄志十分欽佩。兩人志同道合,每以結合,均樂于贊助、合意籌辦,成忘年之交,后都加入光復會。

  助徐錫麟辦學買槍

  1903年10月,徐錫麟回國后,應允父訓,參加杭州鄉試,取得副貢頭銜。但此時的他已被外國的先進科技所吸引,無心仕途,便辭去了紹興府學堂副監之職,滿腔熱忱地投入到創辦新式學堂的事業中。

  徐錫麟經多方籌措資金和落實校舍,邀請陳子英、徐偉、沈錫慶、徐乃普、許漁州等十位秀才共同創辦了熱誠學堂,聘任曹欽熙為學堂總理(校長)。徐錫麟為學堂撰寫“有熱心人可與共學,具誠意者得入斯堂”的楹聯,橫聯為“熱誠”學堂。爾后又創辦越郡公學、明道女校、世懋學堂、竟成學堂等新式學堂,由改良主義教育救國思想,轉變為革命的教育救國行動。

  1905年2月,蔡元培族弟元康自上海至紹興,提議以劫錢莊供軍需,同志均以為好。徐錫麟函告在日本的陶成章,陶認為此事萬萬不可,旋即回國,說服了徐錫麟,并建議以辦學來掩護革命。徐錫麟認為可行,第二天即與好友曹欽熙商量:設法請黨山許仲卿出資。曹欽熙比徐錫麟更了解學生許仲卿的為人,蠻有把握地答應去一趟黨山。曹欽熙來到黨山泰升當,向許仲卿說明來意,許仲卿將此事秉明父親獲同意后,當場答應借5000大洋(銀圓),于次日送至東浦。

  徐錫麟籌到銀圓后,即向知府熊啟蟠提取公文,要求購買槍支,言明槍支系各校體操所用。知府熊啟蟠慕其才招為門生,已聘他為府學副監,很是信任,當場批了公文。徐錫麟擇日去上海購買槍支和子彈若干,運至紹興,暫寄于紹興府學堂內。后經與古貢院豫倉董事徐貽孫商議,借豫倉空屋數間作為辦學場所,并將槍支盡數移至豫倉。校舍落實后,陶成章、徐錫麟兩人都認為:目前革命的依靠力量,即會黨的人員素質相對較低,如不加以訓練,則不利于革命工作的開展,決定開辦一所培養會黨骨干的武備學堂,因清政府不允許民間辦武備學堂,遂把“武備”二字改為“師范”。學堂經費由許仲卿出資,許仲卿成為大通學堂獨力資助人。

  準備就緒后,紹興大通師范學堂于1905年9月23日開學。課程設置以體育為中心,特別重視軍事體操,包括兵式體操、器械體操、夜行軍、爬山、泅水、軍號等。文化課有國文、英文、日文、算術、歷史等13門。學生來源主要是金華、麗水、紹興三府各地會黨首領;其次是向社會公開招收18—30歲的青壯年,還規定入學者一律加入光復會。從此,大通學堂成為光復會吸收會員、從事會務活動的主要基地,為后來的浙江辛亥革命培養了一批革命骨干。許仲卿作為獨力資助人,功不可沒。

  幫徐錫麟打入清廷

  1905年秋,陶成章等分析當時國內形勢,提出要推翻清政府,必須謀握軍權,最好的辦法是捐官去日本學軍事,回來后擴大隊伍,一旦時機成熟,出清廷不意,襲取重鎮,搗巢覆穴。徐錫麟深覺有理,相約由他和陶成章、龔寶銓、陳志軍、陳德谷五人共同進行。“由錫麟去說許仲卿出資,仲卿原是大通學校獨力出資人,是同志中富而仁的,聞言慨助五萬元。”籌到資金后,徐錫麟等一行前往湖北等地。到湖北后,先訪徐錫麟曾任湖南巡撫的表伯父俞廉三。俞同意為徐錫麟等納粟捐官,并致函浙江撫滿將軍壽山。徐錫麟復歸浙江見過壽山,賄其3000元,壽山果然批準徐錫麟等五人去日本學習陸軍,并寫信給駐日大使楊樞,拜托多方關照。1905年冬,徐錫麟和妻子王振漢,友人陳伯平、馬宗漢一行13人到日本,先由日外務省通商局長石井菊次郎介紹進聯隊,因非軍人出身不合資格,改入振武學校,又因眼目近視被拒;與剛到東京的陶成章商量,共進陸軍經理學校,結果又被校章所拒。1906年春,徐錫麟無功返國。

  不久,淮安徐海發生特大饑荒,許仲卿聞訊后提前回紹,籌銀50000元為徐錫麟納官。徐錫麟以道員身份赴安徽。湊巧的是安徽巡撫恩銘是壽山的連襟,又是俞廉三的門生,對徐錫麟深為器重。恩銘自兼安徽武備學校總辦,委徐為副辦,又因自己公務繁忙,命徐行使全權。不久徐又被提升為巡警處會辦,兼巡警學堂堂長。徐錫麟的努力獲得恩銘的賞識,被視為難得人才,不久獲二品銜獎勵;又值皖中武備學堂改名為陸軍小學,升為監督,一時權位顯赫。徐錫麟入官握取軍權的謀劃初告成功。

  1907年2月,徐錫麟和秋瑾約定浙、皖兩省同時起義,由陳伯平往來其間,暗通機密。4月,因一會黨人員在上海被捕,紹興、金華、武漢等地會黨先后暴露,清廷大肆搜捕革命黨人。徐錫麟原定7月8日(農歷五月廿八)趁皖省大小官員齊聚警察學堂參加畢業典禮之際,舉行起義,以一網打盡,后因該日恩銘將赴幕友張次山母親八十壽宴,故畢業典禮提前2天舉行。7月6日,徐錫麟率陳伯平、馬宗漢等倉促起義,終因準備未周、外援不至、寡不敵眾,舉義失敗。次日凌晨,徐錫麟從容就義,時年35歲。

  安慶舉義時,許仲卿和光復會同志在日本參觀東京國際博覽會,放心不下恩師徐錫麟的舉義,提前回國。途經上海時,還得不到安慶方面的消息,到紹興后方知舉義失敗、恩師殉義,大驚失色,悲痛萬分。紹興知府貴福將許仲卿捉拿監押;又因許仲卿資助徐錫麟的緣故,將許氏財產抄封。后經紹興鮑氏等地方士紳聯名具保,并按貴福旨意,許仲卿自己出30萬銀圓,才得以獲釋。

  徐錫麟安慶起義,是辛亥革命前對清廷震動最大的一次武裝起義,大大鼓舞了革命黨人的斗志,動搖了清王朝的基石。

  而許家人都認為這次劫難和所斥巨資是為了家國安寧,所以心地坦蕩。休養數月后,許仲卿專心經營黨山、紹興兩家當鋪和上海房產,繼續出資支持革命黨人推翻清王朝。

  1915至1916年間,許仲卿接盤了舊大街利濟橋旁聲譽最大的天成銀樓,在紹興城內聲名鵲起。許仲卿娶有兩房妻室,生有6個兒子。1921年春,許仲卿自日本回國途中,患上“溫熱病”,醫治無效而亡,時年35歲。

  2010年10月,筆者特意去臺灣旅游時,有幸探及許仲卿之孫許天佳(1934年生)。許天佳告知我其在上海的胞弟天祥、天健的電話。天祥又告知我在杭州有他的堂弟先達、先浩和高瑜。2020年4月14日,我接到許高渝電話,他說;讀到我寫的《蕭山記憶》第五期才知道了他爺爺許仲卿參加辛亥革命的詳情,感慨萬分。

作者:文/ 熊張林  
編輯:周穎

相關新聞

蕭山網版權聲明

    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蕭山電視臺、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蕭山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圖片新聞

頭條推薦

視頻推薦

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