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長治市文聯副主席葛水平:無邊風月話臨浦

  溝壑之上,山巒之下,植物用無數個世紀的生存時光、自然營造出了生命與環境高度協調的空間,在無數個體的枯榮生死之間,雨,滋養了江南。

  煙雨中的江南,一位憑窗遠眺的女子,一種顏色,一份好和俏麗,都在練得住寂寞下盛開。好,隔著舊時光,它竟是山闊水長。

  這是我對江南的印象。此時的蕭山被雨罩住了,淅淅瀝瀝一夜,如同更漏,雨告訴我,身體離開故鄉已經很遠。在夜的蕭山中讀一本知識和感官動人相融的書。書上說,蕭山地處浙江南北要沖,臨江近海,地理位置優越,水陸交通暢達。 浙東運河和錢塘江、富春江、浦陽江也在境內匯流。

原《中國青年》副編審楊曉升:如詩如畫說義橋

  正值江南的梅雨時節,我從干燥少雨的京城來到浙江蕭山,仿佛從現實進入詩畫:云厚天低,涼風習習,細雨綿綿,水霧氤氳,遠山如黛,近水含煙。世間萬物仿佛浸泡在水天一色的蒼穹之中,就連空氣也被眼前的水霧清清爽爽沖洗了一遍,濕潤清新,沁人心脾。眼前的一切忽然間讓我神清氣爽,腦際也不由飄來熟悉的詩句:“水光瀲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宋代詩人蘇軾這首膾炙人口的詩,寫的雖是杭州西湖的美景,其實我此時所處的位置,與杭州西湖僅一江之隔,蕭山的美景,絲毫不亞于西湖。

河南省作協副主席王劍冰:藏在靖江的絲綢畫繢

  伴隨絲綢出現的,還有另一種艷麗,那就是“絲綢畫繢”。這是我國最早的視覺平面藝術,是古代滿庭芳華中的耀眼之花。或許一群女子,為了美麗而提起醮有天然色彩的畫筆,將夢幻點畫進絲絲縷縷,而后驚喜地發現,那種隨意與隨想,在陽光下變成了無與倫比的美妙。說起這個時間,竟然是商周時期。此后多少年,這種絲綢與色彩組成的華貴,成為了宮廷里的專享。《冬官·考工記》即反映了畫繢的色彩理念。不可思議的是,這一人類最早的絲綢繪畫工藝,竟然長時間沒有了聲息,連留存這一技藝的載體也消失得無影無蹤。考古曾發現,色彩斑斕的錦緞,見光的瞬間即化為腐朽。

  由于知道了絲綢畫繢的價值與意義,我總是以急迫的目光尋找著。來蕭山的靖江街道,他們說這里就藏著我要找的秘密。尚未到達,我已經將一條街想象出絢爛的景象。

中國作協會員陸春祥:樓塔三疊

  許詢,字玄度,會稽內史許昄次子,好游山水,終身不仕。劉義慶的《世說新語》中,有多條寫到了這位性格獨特的神人,有一件小事,足以顯現許詢的性格:年幼時,人們拿他來和王脩相比,小許非常不服氣。正巧,許多名士都在會稽的西寺講論玄理,王老師也在,小許就跑到一群大人中間去論理。他向王老師連連開炮,弄得王結結巴巴,難堪得很。這還不算,他反過來,又用王老師的觀點,展開攻擊,兩人辯來辯去,王老師竟然辯不過他。見此情景,小許轉頭得意地問支遁法師:弟子剛才的表現如何?支法師笑著說:你講得的確精彩,可是,何必對人家苦苦相逼呢?這難道是為了尋求玄理的清淡嗎(《文學第四·許詢論辯》)?

中國作家協會全委委員裘山山:在雨中穿越瓜瀝

  沒有瓜的瓜瀝,依然流淌著甜蜜的瀝汁。

  雨很大,從車窗望出去,渾然一幅綠意盎然的寫意畫,而且是長卷幅的,車行至哪里,畫卷便展開到哪里。初夏的蕭山,完全被深深淺淺的綠覆蓋了。雨水之下,滿眼的綠如剛剛鑿出的一粒翡翠,掛在江南大地上。

  來蕭山很多次了,如果算上飛機降落蕭山機場,估計近百次。可我對蕭山依然無知,無知到羞愧。第一不知蕭山如此大,我們從湘湖出發到瓜瀝鎮,車程竟一個多小時。原來蕭山的面積有一千四百多平方公里,相當于兩個新加坡;第二不知蕭山緊鄰我的故鄉紹興。尤其是瓜瀝鎮,與紹興可謂塘挨塘。原來蕭山早在南宋時就隸屬紹興了,直到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才劃歸杭州。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一定牛